做好老年规划 营造和谐家庭防弃养

做好老年规划 营造和谐家庭防弃养

遭弃养不应该是老人生命的终站!

要有一个父慈子孝的幸福晚年,就要趁早美化家人的生命空间,让孩子的心灵拥有感受家庭甜蜜的回忆,才能遏止老人遭弃养的问题。

最近报章刊登一则疑患脑退化症的66岁老汉遭遗弃的新闻,虽然个中另有隐情,却激起人们对老人遭弃养问题的思考。

《》特走访老人院及安老院、心理咨询师及遭遗弃者,探讨问题根源。

立法惩戒加剧摩擦

根据反映,遭遗弃的老人除了缺乏生涯规划,就是年轻时没有很好经营婚姻,没有好好营造和乐的家庭,孩子因缺乏爱,长大后无法摆脱对父母的怨恨纠结。

有人支持通过立法惩诫弃养老人;也有人说,假如子女怕受到法律惩诫才赡养父母,那是缺乏真心的,更不是真正的孝道;而且检举不孝子女,也会加剧亲子之间的摩擦与紧张关系。

“孝有三:大孝尊亲,其次弗辱,其下能养。”养活父母是最基本的孝道,最重要的还是养之以敬,使父母感到快乐和满足,这是法律没法实现的。

晚年的幸福在于父母有没有给孩子和自己的生命空间留下一块美景胜地。只有父母有意识地在孩子成长的生命空间耕耘、播种,让奇花异草千姿百态地布满他们的人生之路,才能让孩子长大后对父母充满眷顾之情。

老人遭遗弃有因果———美嘉威安老院院长●刘西堂

在芙蓉小甘密“美嘉威花园”开办安老院迄今12年,目前照顾28个老人及10名智障儿,也看过好些遭弃养老人的案例,让人感叹。

老人遭遗弃,其实都有其因果,年轻时没有做好生涯规划,缺乏沟通,家庭破裂,婚姻失败,与家人没有建立良好的感情纽带,或是欠人一大笔债,最终落得被遗弃的堪怜下场。

有好些孩子将父母送进安老院时,刻意隐瞒一些内情,几个月过后,就遗弃他们的父母,院方尝试拨通电话都没法联络上,或是联络上,却申诉无能力照顾,没法支付每个月约600令吉的看养费及尿片钱,院方不可能驱逐病弱的老人,只能通过征求慈善团体助养,此类个案去年就有6个。

住在安老院里的老人一般是病弱老者,有些脑退化、患帕金森症、中风偏瘫、脚腿乏力,要人细心照顾,他们有些失禁,没有自理能力。

当然,也有一些孩子过后会带老人返家,但一般都会面对难照料的问题,很多过后都悄然离世。

政府不鼓励增设老人院

政府不鼓励增设老人院,更没有提供拨款资援,森州大臣拿督斯里莫哈末哈山也到过这里访察,还信誓旦旦地强调,不能有太多老人院,政府不想看到太多弃养老人的不良示范。

目前,在芙蓉共有10多间民营创设的安老院,包括较注重营利的老人疗养院。

没家眷住老人院———小甘密老人院住院老人●黄荣发(65岁)

我原在吉隆坡餐馆当厨师,年轻时错失姻缘,一直都单身,没有家眷,5年前就入住老人院。

在老人院每天挺热闹,早上我喜欢到屋外庭院练太极气功,或是踩踏健身器,或是种种菜,也帮忙下厨煮食。

新年最热闹,还有一年有两次为老人集体庆祝生日会,我身无分文,最重要是健康。

报章上阅读到老人遭弃养的新闻,感叹现代的人缺乏孝道精神。

应加强亲子关系———心理咨询师●陈志成

虽然过去没有接触到弃养老人的问题个案,但从报章及社会观察,感觉老人遭到遗弃的问题现象似乎愈来愈多,应该给予关注。

老人遭弃养的问题根源很多,有者因为家庭规模缩小,养老负担重;有者虽孩子多,但养老功能弱化,对“谁该照顾父母”的责任分散;也有因孩子对“问题父母”存有怨恨,或隔阂,或感情疏离,都是问题症结。

培养两代互信互赖

立法强制孩子必须赡养父母并不是上策,最好的做法,就是加强亲子关系。

用爱筑造的家庭,才能培养两代之间的互信互赖的感情联系。

提倡孝道更重要———中央福利协会芙蓉分会会长●李亚才

中央福利协会芙蓉分会会长●李亚才应加强亲子关系由协会管理的小甘密老人院,只接受无依无靠孤独老人申请入住;上个星期,院里有一老人逝世,随即就有很多人通过介绍申请力争住进老人院。

其实,弃养老人的问题还不很严重,偶然会出现少数一两个案例,过去确曾发生将老人弃留在老人院的事件,后来我们据实报警及追踪调查,才将弃养的老人送回家。

目前政府并没制订孩子须赡养父母的法律;多年前,福利协会曾探讨过此课题,并通过议案,建议政府制订条例严惩抛弃父母的逆子,还将此议决案提呈给福利部,却没有下文。

我认为教育更重要,要提倡孝道孝行,大家一起塑造爱心社区,才是正道。

遭弃养老人(姑隐其名)自白:“烂赌外遇一错再错”

我年轻时做过裁缝、装修铝制窗柜建设的工友,也做过拉车、当大耳窿跑腿,及捞偏门替人追收烂账。

因烂赌,3年前我拖欠大耳窿而避债,跑到居銮匿藏,去年返回吉隆坡找工作,先后在按摩院当看场。

我有两段婚姻,都离婚收场,共育有3名孩子,44岁那年就跟一个女人同居,可是最近却跟我决裂,家人也因为我烂赌,都离弃我。

我没钱,走投无路,有一次发生意外,从公寓12楼高处坠下,我竟然大难不死,因为摔跌到一辆停放底楼轿车的车顶,摔断腿骨及手臂,没损伤脊椎神经,现在我要坐轮椅,被教会安排收留在这里的安老院。

对于我一错再错的过去,我深感懊悔,希望康复后,能帮助照顾院中的老人。

养儿防老没保障 父母应积谷防饥

“养儿防老”似乎渐失效能,过去父母任劳任怨抚养子女,希望晚年得到照顾,但是形势渐变,有些父母则认为积谷防饥,有钱,有房屋,老来生活才有保障。

也有父母认为,老人遭弃养其实是孤立的个案,父母不必悲观,今日父母能善待孩子,将来孩子就会以爱回报,我们的社会仍有很多用心灵与爱谱写的温馨家庭故事。

外国政策参考

日本:推行家庭护理保险制度,让老人脱离医院,回归社区、回归家庭。国民每年只需缴付小额保险费,65岁以后就能享有此项保险服务的保障。

德国:寄宿单亲家庭,体验天伦乐。德国的福利机构安排一些大学生和独居老人共住,让老人得到照顾;或安排一些独居老人和单亲家庭同居,组成“三代同堂”的临时家庭,让老人体验“祖父祖母”的快乐。

瑞典:制定政策,专人上门服侍。

2003年,瑞典专门成立老人委员会,推出《未来老人政策》。根据制度,老人提出的申请获得核实批准后,便有专人定期到老人的家中提供医疗及家政服务。

新加坡:立法规管,违反判罪。

1995年,新加坡通过《赡养父母法令》,成为世界第一个为赡养父母立法的国家。

拒遵守法令的子女,罪名成立,将被判罚款或监禁。